跑马彩票投注技巧|彩票投注站的投注机可以在开奖后再选开奖号码吗
當前位置:
記一代名師、全國群英會代表曹寧泰(曹利民/文)
發布時間:2019/11/29 閱覽次數:339 來源:《綠色涇縣》
0

  紙中瑰寶,中國宣紙這門古老獨特的手工技藝,之所以能代代相傳,是因為無數宣紙藝人的默默奉獻和不斷求索。

  一代名師曹寧泰,于1950 年代,去北京參加“全國群英會”,由于不善言辭,又因幾年后“文革”,使得他參會的這段歷史越來越模糊。以至幾十年后的今天,竟然連他是哪一年去京開會,參加的什么會?原來的同事、徒弟甚至他的孫輩都說不清了。

  我少時就聽老人們說,上世紀50年代曹寧泰曾上北京開過會,劉少奇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還與他握過手。這是建國后宣紙藝人得到的最高榮譽,作為典型人物,理應將其史料整理以示后人。原以為走訪他的徒弟和老工人,去他工作的廠里查原始檔案,再去他孫子那核實完善就行了,哪知這只是我一廂情愿。曹寧泰(1911年6月15日-1998年8月3日),出生于涇縣小嶺方家山。因筆誤也寫成曹寧太,曾用名曹毛子,乳名黑倪,曹大三第 23 世孫。安徽省第三屆人大代表。

  其兄妹四個,妹妹最小,他排行老二。兄曹寧順、弟曹寧和十幾歲就學了檢紙。據說他家上代做宣紙生意,在漢口、南京設過紙棧,因經營有道賺了不少錢,建方家山那棟兩進帶檢紙樓的宅屋時,大洋都從楓坑永濟渡用籮筐往家里抬。

  曹寧泰八歲時,父母送他去上西山私塾啟蒙,讀三年多輟學。1924年在本村紙棚拜師學撈紙。

  出師后,去柏嶺坑紙棚撈紙。1927年至1935年又先后在方家山、上西山、汪義坑等紙棚撈紙。1930 年開始他就一直掌簾,當時每月工資先為九元,后增為九元六角,僅能維持生計。后來戰亂,宣紙滯銷,和其他宣紙工人一樣失業,生活異常艱難。

  1951年下半年,宣紙生產有所恢復,因他撈紙技術過硬,優先被招聘,先后在柏嶺坑宣紙生產小組、小嶺簪纓源洞坑宣紙聯營處第四生產部撈紙。1955年被評為先進生產者。

  解放初期組建宣紙聯營處時,他積極參與是74戶股東之一,并憑技術從事撈紙工作。從此到公私合營,再到涇縣宣紙廠,他一生沒離開撈紙,是全廠少有的幾個六級工之一。1950年代以來先后帶了四位徒弟。他常年埋頭苦干,每天比別人早到槽屋,也總比別人后走。

  1957年他和曹祺寶等老藝人帶頭,通過多位撈紙技工的努力,三十年未生產的“扎花”宣試撈成功,失傳五十多年的“丈二” 宣也試制成功并恢復生產。

  宣紙有許多品種,每種紙都有不同的分量要求,特別是超薄的“扎花”“羅紋”等。掌簾的不但要技術過硬,還要引導抬簾的順應自己的手勢進行“一簾水” “二簾水”操作。否則一是手勢不合憋勁,雙方都無辜消耗體力;二是廢品率增高。“羅紋”宣別人一個班只能撈500張成品,他卻能撈1100張成品。他撈的紙,無論什么品種,其成品分量與所要求分量幾乎相等,廢品很少。手工操作,達到這種境界,得多少年“修煉”? 那時沒有技術職稱一說,但他是業內公認的撈紙大師。

  整理到他去北京參會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部分時卡殼了。少數老工人說,只知道他去北京開過會,但不清楚什么會。找到他二位八十出頭的徒弟曹富寶、曹洪林,他們也知道師父1950年代去北京參加過會議,但具體哪一年、什么會記不得了。曹洪林提供了重要線索,他說師父是同蕪湖一位打鐵畫的老藝人一同去開會的,姓什么不記得。那位老藝人還送了“青蛙”和“知了”兩件鐵藝作品給師父。那次開會蕪湖專區只有師父和那位藝人參加了,坐火車去的。師父還說他未出過遠門,那位藝人一路對他十分照顧。

  去他生前單位調出他的檔案,兩份填寫于1958年、1966年的“工人登記表”中,只字未提去京開會的事,檔案中還附有一張“出席安徽省工業合作社社員代表大會簡歷表”,上有廠黨委會“同意參加”字樣和印章。

  我找到曹寧泰孫子曹一松的聯系電話,約定時間前往。問到他爺爺當年去北京參加什么會、是否受到過劉少奇等人接見,及家中有否和領導人合影或其他遺證時,他說年幼聽爺爺說過,曾去北京開會,什么會不記得了,可以肯定周總理接見了他們。和誰一起去的也不清楚。家中確實有兩件鐵藝品,一件 “青蛙”在他這,一只“知了”在姐姐處,誰送爺爺的也不知道,并給我看了他爺爺參加安徽省第三屆人代會合影、在北京一園門口與位長者合影等照片,也看了鐵畫工藝品“青蛙”。問他爺爺去世的具體日期時,他說年份能推算出來,具體日期不記得。

  如此費盡周折,別說去京開會沒查清,就連他去世的日期都沒掌握。我仔細梳理了一下,只有走“蕪湖鐵畫”同去開會的老藝人這個途徑了。

  借助互聯網,百度“蕪湖鐵畫”,了解建國初的鐵畫老藝人,知道了鐵畫大師儲炎慶,根據他的個人史料記載,北京人民大會堂安徽廳的鐵畫《迎客松》就出自他手。1950年代,他曾去北京參加過三次會議。我繼續順藤摸瓜,聯系蕪湖鐵畫傳承人、儲炎慶女兒儲金霞創立的“儲金霞鐵畫設計有限公司”,將那張曹寧泰與一位長者在北京的合影照發給他們辨認。他們答復合影中那蓄山羊胡的長者就是儲炎慶大師,并說這照片他們也有。我終于松了一口氣,當年曹寧泰與儲炎慶去京參會已毫無疑問。

  我又用排除法比對儲大師赴京參會時間和內容,梳理與曹寧泰參會的吻合點。儲是鐵畫大師,全國工業合作社社員代表,50年代曾三次去京參會,具體年份和會名如下:

  1957年,參加“全國工藝美術藝人座談會”,朱德委員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與會代表。

  1958年,參加“全國工業合作社社員代表大會”,朱德委員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與會代表。

  1959年,參加“全國群英會”,劉少奇、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與會代表。

  這三次會議中,1957年“全國工藝美術藝人座談會”,曹寧泰也屬于工藝美術藝人,有參會可能,但會議期間朱德委員長到會并接見了與會代表,劉少奇和周恩來未到會。不符合其徒和孫子說的劉少奇和周恩來接見的說法;1958年“全國工業合作社社員代表大會”,曹寧泰只是安徽省工業合作社社員代表,因此不可能參加這次大會,且這次大會也是朱德到會并接見與會代表。唯有1959年 “全國群英會”符合與曹寧泰共同參會條件。群英會上,除毛主席不在京,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基本都出席會議并接見了與會代表。這也解釋了曹的徒弟說劉少奇接見并握了手,他孫子卻說是周恩來接見的不同說法。曹寧泰、儲炎慶兩人在各自的手工技藝領域取得了不菲的成績,均為先進生產者代表參會的。

  1959年10月26日,“全國工業、交通運輸、基本建設、財貿方面社會主義建設先進集體和先進生產者代表大會”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,簡稱“全國群英會”,這也是人民大會堂建成后的第一次大型會議,各條戰線上的英雄模范和先進人物代表6500多人,規模之大、規格之高,都是空前的。劉少奇、周恩來、朱德、鄧小平、宋慶齡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會議并接見與會代表。王進喜、時傳祥等傳頌至今的勞模都參加了此次大會。

  曹寧泰有幸參加“全國群英會”,這是建國初期,宣紙工人首次獲得的最高榮譽。

  弄清這些情況后,我專門去了他的故鄉方家山,在其同村族人引領下,找到他的墳墓,墓碑上有其生卒日期。通過人證、物證、旁證終于收集整理出了曹寧泰這一段珍貴的個人史料。

版權聲明>>

1.涇縣新聞網所刊登的所有稿件、圖片和視頻,未經本網允許,不得轉載使用。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須注明來源,如涇縣新聞網。

2.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得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即 與本網聯系,聯系電話:0563-5093300。

最新視頻
跑马彩票投注技巧 篮球即时比分网 云南时时彩 西安配资 情趣用品sm捆绑 配股宝配资 四川时时彩 辽宁11选5 手机看片2019国内免费 pc蛋蛋 河南22选5 巧牛配资 600285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 陕西快乐10分 好看的日本电影一本道 941汇配资